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
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

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

那是什 时候的事情。好像也是这个季节。


  三月。三月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在这个季节里这里是没有雪的,只有即将盛开和已经盛开的桃花。


  雪只存在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


  那里才是雪可以肆意玩耍的地方。那里的天空在有雪的季节里是湛蓝的。那里的风在有雪的季节里是最凛冽寒冷的。而那时的我只因为一个人而温暖。


  那时有雪。可那时花开。那一年我刚到北京。


  我独自坐在北外校园里松树下的长凳上时。我看到了你。那是我的第一眼,我那时不知道你是谁。


  我只看到眼前飘过的火。红色的帽子,红色的风衣。在白的刺眼白的冷静的雪中出现的时候。我心里的某根神经随之被拨动。


  看不到那红色下面的主人,远远的我只能看到隐约在一片红色间圆润秀气的下巴,猜想能有这样下巴的主人一定也是美的。


  我是个孤独的人。我的孤独不是与生俱来,我的孤独也不是特立独行,我的孤独就像雪中刮过的寒风。不知何时起,不知吹向何处。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来自张楚的歌,与我有着某种共鸣。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很可耻。


  我一路远行向东,就是要让自己不那 可耻。已经可耻久了,不想继续地可耻下去。


  我来自西北,却不是北方的狼。北方的狼尽可以永远的孤独,尽可以永远的可耻,可我不行。我不是狼,虽然渴望一颗狼的心,可注定我学不会冷酷,学不会孤独的时候仰天长啸。


  「待不下去就回来,这里是属于你的,只有这里你才能品尝活着的滋味。」最后一次喝酒时的话犹在耳边,如雪中的风寒冷凛冽,也让我清醒。


  我清醒着,庆幸理智还在。


  终于在那个雨雪交加的早上离开,挥了挥手就再也没有回头。希望能回头再看一眼,可终于我忍住了。只有心里知道,这头回不得。不知道无意中的一眼是不是可以就此让我下定决心,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你并不知道我。


  我没有想过一见钟情,没有想过这老掉牙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真的是第一眼就爱上我了吗?」


  「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第一眼。可自从和你在一起,我越发的相信那是开始。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你也不知道我。」


  甚至,连我们是不是去同一个地方都不能肯定。


  甚至,那一眼之后已忘却眼中飘动的红。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感觉背上凉飕飕的,原来是有人偷看噢。」宁愿相信这是你的真心。


  「算是缘份吗?」


  缘是天定,份是人为,我相信。


  这世界上原本只有一个人,是上苍的怜悯让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又是上苍的童心让两个人去到不同的地方。如果是命中注定的,那就一定可以相见,然后再次的合为一体。


  「相信!不然为什 你从西安来,我从海南来。」相信,我相信一切,只要是你说。


  知道吗?你的眼睛迷人。可我最喜欢的却是你熟睡的样子,是宁静祥合和眉头偶而一皱的俏皮。只有在你熟睡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不是孤独的。


  终于能够看到你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那个时候,我们这样的成人教育学生都已经安排好了必须的生活。正常的学生生活已经正常的开始。


  没有想到可以再次的看到你,所以我发呆。我发呆的样子你一定认为很可笑吧。不,你说过傻傻的样子很可爱。


  可惜那一次我的心情并不愉快。那时的你身边跟随着一个男孩子。


  我其实很傻,真的很傻。我应该知道你是为我而来,我才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宿舍的六个人你挨个招呼,对每个人都是那 友好热情,对谁都不偏不倚。


  可我的心里知道我不开心。


  「你好傻啊,我怎 会看上他呢。姐姐怎 会看上小弟弟?你低估了我的品味……」不在乎说什 ,你的样子已经让我痴迷。


  你是对的,这 简单的道理我就是不明白,可你是否知道他也喜欢你。


  他让我帮他出谋划策怎 去泡你,甚至说如果泡你上床,就在贵宾楼请客。


  不是有钱烧得慌,我相信他能做到。他来自南方的一个富裕家庭。我只能出于情面指点他。我向你坦白,我当时帮他的目的决不是为了一顿饭。当然,有也可以我还想知道你是否我心中的你。


  他失败了,用我教给他的方法还是失败了。我知道为什 ,他不是我。


  不止他一个人动脑筋,还有,那个来自广西的中学教师。龌龊的外表让我一度怀疑他的身份,他不是来这里学习的,经常抱着课本念念有词的他,眼光的焦点总是落在在那些苗条的背影上。


  我也不是来学习的,我为你而来。


  这里跟那时无数个草台学习班一样的不正规,挂着北外的金字招牌,本质却没有变。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当时正浓的出国热。可这里是我的热土。


  「我简直疯了。当着你们宿舍那 多人钻你的被窝。我是不是让你觉得我很傻很……淫荡?」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总是难以掩饰那一脸的羞涩。


  是,你的淫荡是为我淫荡,用你的率真、你的热情为我淫荡。


  你自然不知道,你怀着极大的勇气和毅力肯钻进我的被窝。我一个宿舍的难兄难弟们要怀着更大的勇气和毅力来忍受我们之间的蜜语甜言卿卿我我。这里面就包括那位不是一点道貌岸然的中学教师。


  绝没有一杆子敲死一船人的想法,起码,记忆中我的中学老师是慈祥兼威严的。中学教师的企图要比富家子弟来得更直接,他说过他很想干你,而且在他的梦中他已经实现了,这样说的时候嘴里包着口水。


  「她那天跟我出去的时候,在地铁上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口水横飞的小人得意的状态让我差一点就误会了你。你这个没有心机的小女人啊,瞌睡了无论旁边有什 你都可以泰然若之的靠上去,不是什 人的肩膀你都可以去靠的。


  「跟你在一起,我还有机会靠别人的肩膀吗?」你总是一脸娇憨却把眼神狡诘得笑。


  我又说错了,你是我的,我怎 会让你去靠别人的肩膀,你看在你面前我总是失误。


  记得第一次吗?我们的?又要我说一次?为什 你总是选择性失忆。


  当然是我陪你购物,为了一双满意的鞋可以从西单跑到王府井。


  老天,又在摇头做苦思状,到底能不能记住!


  「我记得记得记得……,你说我好小,还不够你一抱呢。」娇嗔着瞪我。


  那是一阵风刮过的结果,你是老天用风送来的。


  「不是这句话,可能我不会选择跟你在一起。那句话打动了我,让我感觉温暖。」「在公共汽车上,你就站在人家的背后。坏东西硬邦邦的顶着腰上。脸皮也真够厚的,不知道让一让!」既然感觉到了,你又为什 不让?


  「怎 让?前面是车窗!笨啊你。」


  你伸手打我。


  「你见过有谁腰上顶着把枪还敢乱动的?」


  这不是第一次。


  「其实我并不反感。」


  在其后你告诉我实话,总是不善于隐藏,不管是快乐还是忧伤。只是因为,觉得我可以依靠可以信赖,我说的可对!


  「那天我们俩回来的时候。我在你怀里睡着了。你有没有想过非礼我?」我有想过。


  从打定主意泡你后,我分分钟都在想着要非礼你,不但非礼,还想霸占,很霸道的占有。


  「哼。你那时要是敢非礼我,你就死定了。」


  其实你没睡,其实我那天只想抱着你,让你安静的躺在我怀里。


  这也不是我们的第一次。


  在紧闭的蚊帐里亲吻你。你熟睡着。我真不忍心打扰你,只希望可以默默注视你,可你的诱人让我失去理智。


  你醒了。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很平静的注视,彷佛这眼前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结果,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


  「你这算是正式泡我吗?」


  难得这个时候你还能这样的冷静,看不到我眼神中的热情吗?我用行动回答。


  「不要啊……唔…听我说,这里是宿舍,大白天…你……唔。」我终于捉住了轻颤的小嘴。你安静了,只剩下唇舌的交流和渐渐频密凌乱的喘息。手伸进衣下来到胸前,毫不犹豫的握住属于你的娇挺,即便是隔着单薄的毛衣,传达到手掌的瞬间的温软也足以让血液沸腾。


  「哎呀……捏痛了,讨厌的,把手伸进来吧。」你怪我,怪我不懂怜香惜玉,怪我这 急色。我定是捏得太用力了,怪你,只怪你的娇媚你的妖娆。


  解开你,眼前一亮。安静如一朵美丽的睡莲,平静的看着我动作,平静的让我抚着已然裸露在空气中的骄傲丰满的胸乳,淡淡的体香扑面而来。淡色的晕红围拱着猩红,烘托着娇嫩,是属于你的娇艳的乳头,翘翘挺挺的可是等待我的温存呢。情不自禁就朝你而去,再次擒住柔软。你轻轻的闭上眼睛,发出悠长的叹息。


  「不要解下面。」


  拦住我向下探索的手。


  「那个……还没干净,乖,不许乱动」


  我是你的宝贝吗?如此的温柔,竟荡漾着温情似水的母性。


  娇懒地躺在我的怀里,对我毫无保留你的娇小迷人。就抚弄着你的胸,肆意快活把玩着你那两只漂亮的乳,忘形地吻你。


  「我喘不过气了,你想亲死我啊?」


  轻轻笑着,神态之间畅快而又显出点点的羞涩。那神态让我爱煞。


  睡时的样子怎 看都看不够,所以就忍不住……「忍不住就开始非礼我,是吗?在你这里,有你在身边我怎 睡得着?」那你是醒着的?


  「是啊。我就是想看看有些人乖还是不乖!」


  乖又怎样?不乖又怎样?


  「乖呢我可能会有一点点失望,然后就好好睡一觉。要是不乖呢?那我也只好陪着一起不乖喽。谁让我上了贼床呢。」这样说着似难抑面对着我裸露着身子的羞涩,将自己粉嫩的胸乳贴到了我的胸膛上,轻轻的将手臂圈住了我,轻启的红唇触到了我干燥的嘴唇上。


  抚弄着那身体的光滑与柔软,享受着香吻。时间,就这样流逝。


  「好像还有一个地方不乖啊。想不想让它乖一点儿?」你?我来不及惊讶。你已经像一条鱼似的滑进了被子。


  早已被你的身体、呼吸、婉转挑逗的爆涨的物事忽然间就陷入了温暖滑嫩中,浑身的肌肉、骨头、神经似乎被你这瞬间的一吸一吮融化。


  你这老天赐予的精灵,想一口气就消灭我、让我臣服?我可以,心甘情愿。


  当热情随着滚烫的激流,咆哮着翻腾在你柔嫩的唇舌间又奔流怒放的时候,我在心里大声的对自己喊。


  这还不是我们的第一次。


  【完】